新闻动态 > 协会动态

谢亚轩:什么是我们强调的保守货币政策

2017-03-25 16:58:23

文章摘要:

2017年第二届中国前海金融创新高峰论坛于3月25日下午在深圳举办,本次论坛由深圳市前海金融创新促进会、轩鸿金融控股集团联合主办,智通财经作为媒体支持,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前海产业智库作为学术支持。 招商证券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在现场发表了题为《什么是我们强调的保守货币政策》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内容:
        感谢大会主办方的邀请,我是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谢亚轩,我想主要跟大家汇报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怎么理解当前我们所处的政治经济环境?我想说我们是在平衡木上跳舞。
二、我想谈一谈我对金融监管和当下金融环境的理解。
三、我谈一下对人民币汇率,以及国际金融合作这方面的理解。
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
       怎么理解我们现在处的经济环境?我们都知道,经济环境有很多决定因素,但是有一句老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的政策也好,我们对政策的理解也好,都离不开整个经济环境中深层次的矛盾。
       在大家理解这个之前,我先举一些具体的事例,比如说最近北京到访的是沙特皇室,好多女孩子说要在丽思卡尔顿多走走,万一碰到王子呢?据说王室带来了金子做的电梯。
更早之前,沙特皇室富可敌国,但是去年沙特发过债券,一个最富的国家,为什么?我先不说。
另外一点,2014年的时候,非洲有一个小的国家,做了一件好事情,总统对全体国民说,我给你们放一天假,新增的,但是有一个要求,这一天假大家要花半天时间向上帝祈祷,祈求铜价回升。
       我们都知道做经济的都把铜人称作“铜博士”,因为它能非常准确地预测经济是否好转。有一段时间,法国兴业判断铜博士死了,它对2011年对经济判断就不准,事实上没错,因为过去的确全球经济长期停滞。
       当然我们还知道去年发生了很多黑天鹅事件,比如说英国脱欧,我们觉得不太可能,怎么会脱欧呢?去年还有川普上台,川普上台之前咱们都觉得不太正常。
我其实举了好多例子,沙特的变化,非洲小国的现象,它都没有脱开我刚才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看到社会异相是经济矛盾的原因。什么是当前我们所处的最重要的经济矛盾?为什么英国会脱欧?为什么美国人会选出来一个本来大家觉得不靠谱的人?可能美国人觉得给了奥巴马八年时间,没有成功走出经济危机,没有带领大家走上更好的路。
所以我觉得,大家从这样一些民意的变化上应该可以理解到,各个国家的政府稳增长的压力、回归经济建设的压力都是很大的,这是平衡木,平衡木这边你要不稳增长,可能就要下来。
       但是平衡木另外一边,2015年中国出现了股灾,去年底有人叫债灾,债券市场调整,幅度也不小。当然了去年以来我们的其他金融市场比较稳健。但是一个股灾一个债灾,足以让我们反思,金融市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最近大家都强调了防风险。所以平衡木另一端似乎金融风险急剧,股灾只是预演。但同时稍不注意,政策稍有失误,可能就会引发更严重的资产价格问题。因此其实给我们可选的政策选项并不多,所以这是我想强调的,为什么我们认为当前或者是包括未来,我们的整个货币政策都是保守的。
       大家要注意,我没有用紧货币,没有简单用一个紧字,是我认为我们对这样一个保守的货币政策的理解,需要更全面,至少前三点大家都应该知道。第一点货币政策从传统的只关注通胀,到更关注资产价格。其次股价,第三不排除其他金融市场,比如说资本市场,这些价格过快上升,特别是由杠杆推高的,可能都会引发监管层的注意。
第二点,手段,不能光说你重视,你管不了我怎么办?你看不惯我,又拿不掉我,这是最麻烦的事情。
最近一行三会领导都在表态,要在一行三会的协调机制下工作,所以央行去年出了MPA,宏观审慎管理政策,它对控制更广泛的金融活动,更多的金融市场,以及更大范围的金融机构,都有了杀手锏。
       第三个方面也是比较重要的,全球领域都有变化,过去我们说刺激经济,主要用货币。但是从2016年开始,我们认为财政政策会更多,财政政策作为首位,货币政策次位,这个也是我们对货币政策的保守理解。再有经济需要刺激的时候,你更多会看财政,这个是对保守政策的理解,他是基于我们对当前可选择的政策选项做的反映,这也是我们说的在平衡木上跳舞。
防风险和去杠杆
       那和防风险有关的,比如说央行行长答记者问,以及发展论坛上,都强调了防风险和去杠杆。我们知道杠杆就是债,我们的债就是金融机构的资产,所以对应的一定是金融领域的问题,我也想跟大家分享我对一下金融和实体、以及金融监管的一点点理解。
香港有一句话,一流券商在中环,二流券商在金钟,大家想想是不是?最好的外资券商在中环,实力小点的在金钟,为什么?凸显金融跟实体的关系。中环没有实体企业,一方面实体赚钱没那么容易,另一方面金融业需要办公室。因为我们金融做的都是很闲杂的事情,你能做,我也能做,怎么表示你比我强?肯定你要找一些信号。比如说你看我公司实力很强,中环都可以租房子,金融需要取信于人。这是金融和实体的关系。
但是不可否认,金融是分配价值,不创造价值。所以整体的价值创造还是来自于实体,这就有一个金融和实体怎么去平衡的问题。刚才说了金融需要标识,而且和钱打交道,因此需要各国的经验,金融是一个比较监管严的领域。
       我也想说创新和监管并不矛盾,我们要去分析当前的监管环境,才好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我们去谈创新。
金融监管本质是什么?刚才讲不好标识,比如说在中环租一个办公室都可以开一家公司,除了租一个办公室,另外是资本金,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情,资本金就和杠杆有关系。资本金的多少是一方面,那还有什么?摊子够不够大?这就涉及到杠杆。显然杠杆率低不行,高好像也不太好,也有风险,特别是宏观角度。但是这个话说起来不太容易被人接受。
去年4月份,英国的前金融服务局主席阿代尔办过一个研讨会,我也去参加了。那个会议主要是讲金融监管的,他比较强调债务过高可能对金融造成过大的风险。他谈了他的观点,在那个会上也谈了我的观点,我谈了金融监管的难与易。
       金融监管操作起来难,主要是一方面认识上比较难,因为个体理性和整体非理性往往是并存的,这个是我对当前金融监管的理解,2015年股灾如果比作一个病人,那真的挺危险了,都要叫救护车了,这个是我理解当前金融监管的环境,金融监管加强已经不是说说而已。
       但是以去杠杆为一个目标之一的金融去杠杆,和金融监管的加强,到底怎么做?我不展开讲,我只能说好象有这么几条,最差的办法是减记,但是咱们都不太希望,减记就意味着这个结要坏掉,这个账要坏掉,从银行或者金融机构那儿拿掉,这个当然对大家来讲都不开心,所以尽量少。
第二个最明显的情况是把经济增长做大分母,不是没有可能,美国刚打二战的时候债务很高,后面通过债务向欧洲转移,通过资产变成巨大财富,通过自己的高增长,债务率下降了,风险下降了。
       第三个,也是希望大家不管在金融领域,还是整个经济领域,杠杆需要有一个稳和逐步去化的过程,所以我觉得如果从金融创新的角度,怎么服务于这样一个大趋势,也许是大家可以思考的。
       另外,如果中国债务高,能不能转一部分到新兴市场,听上去转移债务好像不是个好事,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我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两个突出特点,第一个金融发展水平比较低,而不是过高。第二个比较年轻,大家都知道年轻人,跟一个年轻经济体一样,可以有能力适当的借更多的钱为将来发展,所以我把一带一路转移杠杆,比作当前大家耳熟能详的学生贷款,你支持他,他可以随着中国的经济能够有一个新的增长前景,适度的加杠杆,可能不仅对中国有利,对他也有利。
因此这里引出一个话题,我们还要有一个全球视野来看待中国的经济和金融问题。
2017美元强劲势头有限
       接下来我谈一点对汇率的理解。
       我认为,今年中国资本的流出流入,会比2016年更平稳。2016年是什么情况?我们的外汇储备减了4400亿,意味着央行向外汇市场抛出4400亿来平衡外汇市场。也就是2016年外汇市场供给小于需求,资金流出大于流入4400万,我认为今年这个缺口会缩小到2000亿左右。
       第二点,今年中国的债券市场开放会取得长足的进步,所以中国债券市场会有更多的外部投资者加入,会买等值1000亿美元的人民币的债券,这个是我的估计。大家可以关注中国债券会不会加入花旗、摩根,所以流出减少1000亿,留入加入1000亿,外汇还是有缺口。
       第三点,我认为美元在2017年的强势有限。第一个理由,大家可以看全球来看,美元的高度和美国经济在全球的占比密切相关,比如说80年代美元指数最多到160,当时美国在全球经济占比36%左右,2001、2002年,美元第二轮强势大概120,但是美国经济在全球占比刚刚过30%,现在美国经济在全球占比大家看得到,美元这一轮强势到140%,但是没有再突破,我倾向认为这一轮美元强势到2018年终结,但是高度不会超过110%,美元指数升10%,意味着人民币贬值升3%—5%。最多美元再升10%,人民币最多再贬5%,甚至有可能如果我们更多的时间看到美元回落,人民币有可能会转强。
       第二个理由,我认为川普是强美元的绊脚石,不仅是川普一上台就提前弱美元诉求,第二点川普的政策是冲红,但是减税和增加开支与弱美元一致。我们看2001年的时候,美国的财政状况是最好的,2002年经济没那么好了,大家都知道财政状况先恶化,然后贸易逆差会扩大,然后货物走高。这一轮我估计今年下半年川普不管是减税还是财政发力,明年我们会看到美元冲高回落。我2013年写过一篇文章,美元退出和新兴市场经济,包括为什么沙特开心不起来?因为不管是俄罗斯、委内瑞拉,这两个是出危机的国家,还是沙特,出现政治问题,甚至委内瑞拉干脆经济危机,俄罗斯也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经济问题。我们都知道2014年底俄罗斯卢布从40卢布换1美元,到80卢布换1美元,为什么?都和油价有关系,这是你看到的危机和强美元和全球商品的关系。
       回我的主题,我认为美元这一轮强势有限,因此我看好2017年人民币走势,双向波动会加大,整体压力远小于去年,时间关系我先讲这么多,再次感谢大家的倾听,感谢大会主办方的邀请!
       (特别提示:嘉宾言论、观点只代表其个人立场,与主办方无关。)
© 2018 FIPA.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70068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