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 协会动态

圆桌对话一:新形势下的产品创新、技术创新与资管业务生态

2017-03-25 16:34:36

文章摘要:

2017年第二届中国前海金融创新高峰论坛于3月25日下午在深圳举办,本次论坛由深圳市前海金融创新促进会、轩鸿金融控股集团联合主办,智通财经作为媒体支持,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前海产业智库作为学术支持。 在圆桌对话环节,香港大学特聘教授、平安磐海首席风控官陆晨作为第一场圆桌对话的主持人,与中信期货原董事长、阳富教育董事长袁小文,高搜易集团联合创始人韦添誉,广济桥资本有限公司合伙人袁玉玮一同讨论了新形势下的产品创新、技术创新与资管业务生态。


以下为对话内容:

        陆晨:谢谢大家,我们接下来是下午第一个圆桌论坛,这个圆桌论坛是关于技术创新、金融创新以及关于资本市场等大家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刚才听了袁总对于中国期货市场以及国际期货市场的分析,现在刚好我们碰上一个时间是博鳌论坛,我记得特别清楚,上次博鳌论坛时候一个特别核心的话题是关于金融和互联网,大家要问排序,是金融互联网还是互联网金融?我说这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从我个人经历来看,金融和互联网是一个小孩和一个成熟的巨人之间的关系,因为金融这个范围太大了,然后到今天,到最近不管是前面我们开的两会,还是这一次博鳌论坛,一个类似的话题又被抛出来,虚拟金融和实体金融。
        虚拟金融和实体金融在美国大家可以看到,2008年金融风暴的时候,刚才有一页PPT是ABS做的,ABS做完之后他是帮助实体经济出表,把资产负债表盘活,ABS做完是MBS做的,MBS做的我们叫虚拟大空头,所以美国人灾难就来了,但是我们中国投资者看不到这些。

袁小文袁总是期货界的老兵,开创者,把现在这么大的市场,这个架构搭建起来,现在她开始了新的征程,又自己创业,所以我觉得这个话题可以让我们袁小文袁总回答再恰当不过,为什么我们要把不管是金融和互联网,还是实体和虚拟经济对立起来?   
        袁小文:这个话题我没有听得特别明白,可能会答非所问。但是我知道陆教授的意思是想说,我们金融市场怎么样和实体经济不要分割?为什么中国的期货市场,市场功能好像没有这么大?我觉得功能不好发挥的因素有很重要的三点。比如说2015年的股灾,我相信2015年股灾会影响我们这一代人,对参与这个市场的人,大家都觉得是一个比较大的黑天鹅事件,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而且所有人都是输家。

        我反而觉得2017年风险不会这么大,我们要做一些调整。实体和金融不能割裂,本来金融就是为实体服务的。前几年为什么不说实体跟金融的矛盾?是因为你经济发展的很好,大家赚了很多钱。但是现在为什么提出来?只不过大家目标转移了。慢慢的决策者的局限可以解决,监管局限性可以解决,我们投资者理性可以提高,那我们市场就正常了,这是我的回答。
        陆晨:谢谢袁总的分享。下面我们由韦总讲一下,对中国市场的理解,韦总原来做了很多金融,现在是金融创新,我们请韦添誉总给我们分享一下。
        韦添誉:大家都知道全球都在征税,搞了一个CRS(共同税务汇报系统)客户报告互换的系统,这个系统推出来之后,其实在我们金融科技领域出现了一个东西,就是区块链技术。

        我们原来在银行做IT的,发现去银行存钱,拿现金交换的时候,钞票是有号码的。也就是说这张钱我给了陆教授,那这个号码从我的账上转移到别人的账上,这在电子支付领域是没有的。
        但是进了区块链技术,也就是我们说的比特币,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集中应用,这一块是可追索的,进入这个时代,我们以前的数字货币,其实是属于虚拟货币,就像充Q币一样,我今天希望充100万,那就是100万,我充1000万它就是1000万。但是进了区块链技术之后,这个币不能凭空产生,他是通过一个算法产生的。这个算法货币又去了中心,又可追索,几乎不可篡改。因为你不是改一个节点,你要全网改掉,全网改掉你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这个层面上我们会看到,区块链技术在资产上的记账功能很快,我觉得在未来5—10年,特别在中国,中国IT更新速度比全球其他国家要快很多,这一块是区块链技术对中国经济金融上最大的影响,很可能中国央行有可能先用这个算法货币来结合,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讲到人工智能和财富管理的结合,我们知道最近很火的是智能投顾。在中国目前监管还不太明朗的情况下,没有那么快发展起来。但是另外一端还是比较看好在深度学习和数据分析这一块,这一块在中国的财富管理领域也有很大的空间,因为实际上我们一直都没有去使用这些数据。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知道有些金融机构可以根据我们手机的行为来能够推算出你的需求,这个是很关键的。像一个人、一家公司的财务情况是否真实,这些报表如果进入了大数据领域,根本就不用审计。从区块链开始我就知道你这个钱是假的,因为他是通过一些关联交易完成的。但是实际上我们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是能够分析的。
刚才我说的这两点,在我们公司领域也有在尝试。一方面我们做私募,私募会发私募基金,私募基金其实也是一个证券的类型,我们会尝试用区块链来做记账。尝试用区块链做私募基金净值的记账,这样我们可以更快的结算。因为原来要过中心的,过中心的清算会慢,就像T+0、T+1、T+2等等,但是如果用区块链记账,实时就已经完成了,这个是我们公司在尝试做的私募净值计算,用区块链的方式。
        第二个是投顾这一块,投顾这一块因为我们做FOF(基金中的基金),做FOF可以看到现在中国股票大概3000多只,但是公益基金加私募基金加起来已经上万只。我们现在用的除了人工,也尝试让机器深度学习,自己去跑一些策略,就像我们下象棋一样,天龙八部段誉乱点一招,搞不好还是出来一个好的组合出来,我大概先说这么多。
        陆晨:大家在座都知道,中国每次有一个新兴的东西,不管是新三板、人脸识别,后边相当一部分是大家跟风去。人工智能对我来说就是把语言量化,因为语言最难量化,阿尔法狗做的一个事情就是把语言量化。刚才韦添誉总说的FOF量化,我的理解是,这里边的应用是你能够更快的反馈信息,市场的变化我们能够超过原来统计模型这边做的,能够把它反馈出来,能够把它抓出来,再加到决策层里。
我不知道韦添誉总这方面,包括你们的基金有什么可以跟大家分享?因为我们说最容易的是静态的,比如你买10只股票是分散风险,你买10只基金那就是FOF,但是FOF的核心就在这里,不管你用区块链技术让它更安全,还是里边资产配置调整?
        韦添誉:现在这个阶段,还是在往调整这边来做,过往调解我们经常会做因子的有效性的分析。我们现在有期权,期权类似于现在市面上的组合没有加的东西,这个我们过往没有太多成熟可借鉴的模型。我们现在尝试通过这个模式扔进去。如果人进来反馈的速度太慢了,而且我们可以建构大量的模型,有一个好处是我们现在在尝试构造大量的模型,加入不同的因子。但我现在不追求因果关系,我追求相关性,必然关系我不管,我们现在就往这方面努力,提高FOF的反馈速度,如果要讲到多因分析,这个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袁小文:区块链可能是在未来颠覆性的变革过程中的一个代表。区块链是颠覆性的,我用我自己理解的区块链给大家分享一下,区块链是怎么出现的以及干嘛的。
它的条件一定是基于云计算,有这种技术创新,这是第一个表现。第二,其实它的出现是为了解决整个市场的信用问题。我最近研究了关于咱们国家的区块链的白皮书,中国确实在区块链技术上想走全球的前面,很重要的原因在金融市场里,我们的期货也好、证券也好,交易模式都是舶来品,而这一轮创新当中,我们能不能争取在区块链上定规则。
比如萝卜章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在中国才有,完全没有信用的,没有办法,做教育也不行,自律也没有,只有用区块链,你一层一层的,表内表外,算了半天账,我就是要一眼看到海底是什么?区块链可以解决。刚才韦添誉总讲的非常超前,我要动态看到你,不是T+0,不是每日无负债结算,是动态清算,分分钟看到你的市值是多少。
        陆晨:袁总概括得非常好,中国这边一个最大的问题,除了政策性风险之外就是交易对手信用风险和CTR风险,而且现在是不对称性风险,跳跃性的,发生了就发生了。
下面我要问袁玉玮总,我们俩认识比较熟了,因为以前一起工作,他主要是金融市场交易,过去在法国交易,现在是自己创业到了深圳,我想听听他对于国外监管创新,还有国内这一段时间的亲身经历,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
        袁玉玮:谢谢陆总,刚才陆总也谈到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互相的作用,这一点谈监管技巧的时候正好我们写过一篇文章,谈美国的牛市是怎么变成的,其实这一点很值得我们这边学习。
        像美国、美联储包括政府从2009年以后一直说经济很差,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反而到现在美国走出了一条长达8、9年的慢牛,也没走出快牛。这个我觉得是一个东方哲学,像打太极拳一样,一手阴,一手阳,你不能把手里底牌全部给下面人看到。原理很简单,中国道家的哲学,只不过我们丢弃了自己的文化。
然后我分享一些最近两年的交易经验,最近大家都说黑天鹅是一个热门的词,其实去年最大的黑天鹅就是所有黑天鹅都没有飞起来,包括像英国脱欧、川普上台、金融市场,如果大家都认识到风险,其实都会再次出现一个事件。
        我们分享一下去年我们做的几笔交易,一个是英国脱欧,我们当时设计了一个策略,买入澳元、做空日元。无论英国脱欧不脱欧,欧元没有统一的财政,可能未来都会有大概率的灾难性事件发生,所以我们主策略是做空英镑和欧元,所以为了对冲这个风险我们选择买入澳元,另外日元的特性,来对冲,如果万一波动率加大,日元上涨的概率比较大。所以这个策略是我们不直接在去预测英镑的涨幅,或者英美股市涨幅,因为这个策略最后跑出来是在英国脱欧前上涨,英国脱欧后又涨了12%。
川普上台之后我们做了类似的策略,也不直接预测美元涨跌或者美国股市涨跌,我们做的策略是买入加元,做空欧元。不管川普或者希拉里上台,这俩人都支持PPP,PPP里对墨西哥都是做空,但是相对来说加拿大经济质量好一些,所以这两个构成了相关性,又有一个最强最弱的关系,所以我们买入加元,做空墨西哥元,这个策略也是在川普上台以后持续涨了3天,涨了20%。所以我们做宏观交易一般都是尽量找一个不直接跟市场对抗的,但是选择一个对自己比较有利的位置。这个是发生过的事情,现在我们在做的是去年11月以来,有一个比较著名的川普交易,同时买入美金和大宗商品,这两个商品是次相关的,同时上涨概率不大。但是川普上台因为对市场预期比较强烈,美联储加息,所以这两个产品成正相关性,但是这两个产品是禁得起时间考验的。
        另外,法国大选马上来临,法国虽然只是一个国家,其实法国的民粹主义潜意识比美国还严重,我在法国生活过13年,切身体会过,那边人口伊斯兰化严重,虽然福利好,但是税收过重。像我们这些小中产基本上都被剥削,剥削完以后跟不工作者收入差不多,实在没有动力。
现在极右势力上台,可能直接导致整个欧洲经济的崩溃,所以今年4月份是第一轮大选,5月份是第二轮。虽然历史经验上看极右势力最后登台的几率是很小的,但是因为他得票率越来越高,所以冲击也越来越大。我们最近两个月做的一个策略,我们买入波动指数4月份的波动性,做空3月份和5月份,因为越接近4月份情绪越紧张,但是在两边的日期就会波动逐渐释放,这个也是我们在做的策略,仅供参考。
        再预测一下未来有可能的黑天鹅,我认为一个是美国的ETF,大家说的汇率投资,最近已经被神话了,最近两年ETF总的管理资产已经超过了对冲基金。其实像去年美股上涨一个因素是ETF资产扩张,影响了股票的流动性,所以那些对冲资金不断上涨。这也是个人意见,从建议上是反对的,因为指数其实也是每个季度、美元,他是主动投资,而不是真的被动投资,如果大家真的做被动投资,我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比如说道琼斯指数,已经有200年的历史,大家如果拿着这些公司不动,这200年里30多家公司只剩通用电器一个爱迪生的公司这一家,其他的全部倒闭,如果做被动投资肯定现在已经破产了。
        另外一个涉及到索罗斯谈的法治理论,他的对冲基金叫量子基金。在量子物理学上我们永远观察不到量子正确运动,因为你的主观意识会影响他的运动模式。大家都去买ETF的时候,其实已经在影响市场的波动性了。我是认为未来一旦指数下跌,ETF背后都是散户,是最没有忠诚度的,他到时候赎回会造成类似2015年A股的股灾。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风险,这两年比较时髦的风险皮带,这个策略也号称被回撤检验了200年,或者几十年,但是我们回头看这个策略核心是在债券上加杠杆,然后退出一部分股票,来模拟股票的业绩,但是波动是属于股票。这个策略背后我们分析一下,他的假设是央行不断的灌水、放水,释放流动性,推生债券和股票。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悖论,因为一般央行放水的时候,利率是上升的,利率上升债券就下跌。这个策略不应该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这个策略在美国和欧洲能盈利?其实最后归根结蒂是因为中国,中国的劳动力突出,降低西方世界通道风险,所以这个策略短。但是现在中国人口老龄化是必然的趋势,像房价上涨,未来肯定要输出,一旦这个风险释放出来,因为风险评价策略资金太多了。
        陆晨:非常感谢袁玉玮的分析,时间原因,我们这个环节就到这里,再次感谢三位嘉宾跟大家的分享,谢谢!
        
        (特别提示:嘉宾言论、观点只代表其个人立场,与主办方无关。)
© 2018 FIPA.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70068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