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 协会动态

第二届中国股权投资人大会:“没有股权投资 就没有新经济崛起”

2017-06-09 15:05:17

文章摘要:

2016年年底以来,创业企业获客成本不断提升、创业风口转瞬即逝、创业者融资难、投资人好项目少,资本寒冬是否真的来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第二届中国股权投资人大会日前在深圳召开。大会以“资本寒冬季的华山论剑”为主题,探讨“寒冬”里的穿越秘籍。



在谈及如何穿越实体经济寒冬之时,有专家指出,新经济崛起的前提是股权投资全面兴起,没有股权投资就没有新经济的崛起。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必然经历痛苦又漫长的过程,股权投资需要以极大的耐心去推动实体经济的结构调整。

“市场会诞生中国的‘纳斯达克’”

艾瑞集团总裁杨伟庆分析认为,“资本寒冬”应从两个角度看,一是从资本市场表现看,股市在2016年之后,一路低迷,从资本市场角度而言,投资人的热情逐渐下降,资本寒冬出现;第二,现在应该是资产荒,其实资本并没有减少,而是对于大量的资本而言,优秀项目是越来越稀缺。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投资界的机会在哪里?



有专家指出,这一现象并不是中国独有,美国在1970年告别25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之后同样面临这一现象,但随后美国的传统经济向战略新兴产业进行了一次结构性的调整:1971年硅谷正式诞生,1972年美国VC基金诞生,1970年之后,美国高科技伴随着硅谷诞生了思科、苹果等世界巨型公司。美国服务业包括金融业也发生巨变,纳斯达克就诞生于1971年。

有了美国的先例,中国会怎么样?前海梧桐并购基金总裁谢闻栗分析认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同样将为新兴产业的崛起带来机遇。在美国战略转型中,股权投资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新经济崛起的前提是股权投资全面兴起,没有股权投资就没有新经济的崛起。因为银行对于失败的承受率或者坏账率只有2%,不可能支撑到大量战略新兴企业的兴起,所以一定要有对风险和失败包容更高的金融服务的全面兴起。

“我们坚信中国类似硅谷这样的地方一定会诞生。高科技和服务业即将崛起,并已经显示出相当的迹象,同时我们也相信,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的‘纳斯达克’也会诞生。”谢闻栗指出。

谢闻栗表示,中国转型期期应该比1970年到1983年的美国要短。不过,他同时强调,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必然经历痛苦又漫长的过程,股权投资需要以极大的耐心去推动经济结构的调整。

从投前到投后全面助力实体企业

在实体经济增速下降的时候,不论是投资机构,还是实体企业,都面临严峻的挑战。实体企业面临哪些瓶颈,目前最需要哪些资源?除了资金,投资机构还能为被投资企业提供什么?投资机构如何更好地助力实业健康成长?

前海梧桐并购基金的一个案例也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该基金公司联合深圳的一家上市公司共同投资旅游行业B2B公司,通过派遣高管及财务总监进驻企业,充分发挥前海梧桐资本运营和规划方面的优势,帮助该企业顺利完成B轮融资,并成功为企业建立股权激励平台、梳理资本运作规划。在全方位的帮助下,该企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实现了4.67倍的估值增长,并完成近90%投资额的退出。

金融如何才能真正支持和帮助实体企业?谢闻栗表示,中国有很多正在成长中的企业,它们缺的往往不只是资金,这些创新企业更需要的是战略、人才、技术、市场、供应链等。“当一个投资机构真正想要投资一个企业的时候,首先要考虑清楚一个问题,就是到底能为被投资企业提供什么?”

“当我们确信真正能够帮助企业健康成长,我们才会去投资。投资后,还会为被投企业提供完整的投后管理服务,真正帮助其实现跨越式成长。”谢闻栗介绍,3年多时间里,前海梧桐并购基金立足七大战略新兴行业,先后完成了大数据、泛娱乐、旅游、手游、在线教育、跨境电商等细分行业的近70家龙头企业的投资布局。目前,前海梧桐已与8家细分领域的龙头上市公司成立并购基金。截至2017年4月,前海梧桐已管理基金达80只,实际管理基金规模达41亿元,累计投资企业近100家。



高科技+精品内容更受投资人青睐

在独角兽主题论坛上,数名创投大咖与专业人士就如何穿越“寒冬”各抒己见。作为投资人,暴风梧桐并购基金总经理王东表示,正在寻找和挖掘能够创造优质内容的企业。未来泛娱乐领域的发展方向是高科技、科技媒介等相关技术和精品内容的结合,结合每个消费者的独特需求,实现“千人千面”,这样的企业在投资人眼中才更有价值。

在主题演讲环节,暴风魔镜CEO黄晓杰提出,“未来5年内快速崛起的一定是VR”。2016年,国内VR行业进入井喷,而2017年,大量企业退出,行业迅速进入“寒冬”。黄晓杰2015年加入暴风魔镜,他对于选择VR行业并不后悔。“损失了这么多钱,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无论是我个人还是魔镜,都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成长。”

黄晓杰认为,VR行业经历的寒冬有缺点但也有优点,“让老弱病残死去”。“VR今年下半年会启动一轮新的增长,这个增长来自于谷歌和微软的推动。谷歌今年5月份召开了一次会议,安卓今后会变成一个标准的支持VR的设备,微软也在操作系统上开始支持VR。VR在2017年下半年会迎来一轮新的发展。

■观点

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卫哲:“互联网投资要分清两类泡沫”

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表示,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投资理念,一些巨额亏损的企业估值却动辄几十亿美元,像亚马逊这类公司亏损10多年,盈利仅是几年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刷新了人们的投资理念,那就是即便现在亏损也没关系,只要用户基数足够,盈利是迟早的事情。在互联网时代,确实存在赢家通吃型的公司,但不是每家公司都能像这些巨头一样形成赢家通吃的格局,也就意味着今天披上互联网外衣的公司估值还是有很多泡沫的。

“我们怎么看泡沫?我们生活在泡沫里面,不能回避泡沫。”卫哲指出,他认为有两种泡沫,一种叫肥皂泡沫,一种叫啤酒泡沫。肥皂泡是最可怕的,五彩斑斓,但破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过去的一轮O2O绝大多数都是肥皂泡沫;另一类是啤酒泡沫,很多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医疗,今天的估值还是偏高,但是它是有实质内容的。这类公司估值高一点,就是多赚少赚的问题。

我们能接受的啤酒泡沫是多少?“我愿意接受一杯啤酒20%左右是泡沫,也就是估值暂时比它的实际估值高20%左右,但只要过了50%,你买的就不是啤酒,而是泡沫了。”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资本市场的核心是上市公司质量”

在主题演讲环节,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表示,互联网公司估值过高,泡沫明显。而今年年初IPO的开闸提速,对现在的资本市场有三点特殊的意义。

第一,可能会重塑互联网公司的估值。现在一些互联网公司发展迅速,估值达到5亿美元、10亿美元,而很多上市公司,几千个职工辛苦奋斗20年,不过才1亿元税后利润,也就是几十亿元的估值,这就是现状。IPO加速会是一个很好的调整过程,可以夯实互联网公司的估值。

第二,IPO开闸将会对并购市场造成很大影响。这几年的并购市场过于火热,也需要一个重塑的过程。

第三,IPO开闸也会对新三板产生冲击,新三板首先需要理清定位与发展思路。如何才能合理估值、资本市场的核心又是什么?资本市场的核心就是上市公司的质量,上市公司质量的核心是董事长。如果上市公司负责人可以造假,靠造假成功IPO,作为公众公司而言,估值质量就值得质疑。



南方日报记者 谭冰梅 皮韦
© 2018 FIPA.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7006816号